当前位置:首页>>行动学习网
 

美国军队中的行动学习

 
2009/11/26
 
 

       美国军队是少数几个能将反思与回顾制度化的组织之一,尤其是在集体层面上。现在,事后回顾(After Action Review,AAR)已经成为军队的标准程序之一。AAR是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被引入军队的,最初是为了从国家培训中心(National Training Centers)的模拟战争中获取教训。后来,该项技术慢慢得以扩散,按照陆军参谋长的话来讲,他们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让这一过程被一线军官广为接受,并融入部队文化之中;只是在最近几年,AAR才成为一项通行的做法。转折点就是海湾战争。在沙漠之中,一群士兵聚集在散兵坑中或者坦克周围,回顾最近的行动,寻找可能的改进——AAR自发地流行开来。美军在海地的军事行动又使其向前走了一大步。在那里,AAR第一次被纳入整个运作过程之中,并被广泛用来捕 获和散播知识。

       AAR技术并不复杂,比较直截了当。它与体育运动中的“技战术讲解”(chalk talks)比较相似。所谓“技战术讲解”,就是在一次比赛结束之后,运动员和教练马上聚集在黑板旁边讨论大家的表现。它和AARs都用来使学习成为日常 活动。正如一位指挥官所说,   “(AAR)有助于营造一种氛围,每个人不断地评价自己、所在单位和组织的表现,并寻求如何进行改进”。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在 一次重要活动或者事件之后,所有参加者迅速聚集到一起,回顾他们的任务,鉴别成功与失败,寻求下次做得更好的方法。这个过程可以是正式的,也可以是非正式的;可以有很多人参加,也可以只有几个人;可以持续几分钟,也可以进行几小时或者几天。讨论通常会考虑以下4个方面的问题:

    ·我们本打算做什么?

    ·实际发生了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情况?

    ·下次我们将怎么做?

        根据军队的经验,大约25%的时间用于讨论前两个问题,25%的时间用于第三个问题,50%的时间用于第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从表面看上去比较简单,其实不然。团队成员必须对任务目的和成功标准取得一致,否则就失去了 一起评价业绩和甄别计划与结果之间差异的基础。在军队中,目标通常被定义得非常精确。它们包括三个元素:“关键任务,执行任务时需要的条件,以及可接受的 成功标准(例如,在夜间,距离2 000码的范围内,击中以每小时20英里的速度在不平坦的地面上前进的坦克的准确率不低于80%)”。如此清晰、准确的目标,使得判别一项工作是否成功完 成很容易,也有助于避免回顾时的困惑和莫衷一是。一个经验丰富的AAR促进师这样说到:
      不成功的AAR通常是因为目标不清。在这种单位中,老板 经常这么说:“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所以我不能准确地告诉你去做什么。但当它出现时,我会认出它来。所以,尽管走出去,做一些好的事情。” 那样根本不起作用。我们坚持认为,作为领导,从最高层官员到管理三五个人的官员,应该给士兵清晰的指令。他们必须遵从这个标准。

       第二个问题要求参与者就任务执行中实际发生的状况取得一致。这也远非想像中的那么简单。事实可能是含糊的,尤其是在高度紧张、事件变化比较迅速时,人们看到的事实残缺不全,记忆也断断续续,容易各执一词,真伪难辨。如果现实——士兵们所说的“铁的事实”——难以陈述清楚,并取得一致,将导致AAR进展缓慢 或无法深入下去。在国家培训中心,通过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尽量客观地采集信息,并汇总得出客观事实。这三种角度是:观察员/控制者,仪器测量,录音或录像。

       观察员/控制者是熟练的、经验丰富的士兵,他们在整个演习过程中一直跟随着指挥官。他们也提供现场指导,并带领开展AAR。正是基于这些现场经验,他们中 的一些人后来会被派往“军事教训学习中心”(Center for Army Lessons Learned,CALL)工作,从事经验总结。一般说来,在一次有三四千人参加的演习中,需要派出的观察员/控制者大约为600名。为了提高可信度和提 供帮助,他们在部队服役的时间和军衔都要略高于他们正在观察的指挥官,而且由于他们完全了解作战计划,非常熟悉地形,并且参与军事行动的全过程,因此,当大家就事实发生分歧时,他们能够有效地做出裁决。

       使用仪器和录音录像等技术手段,为信息的客观性提供了额外保证。对结果的记录非常详细,几乎不容争辩。在车上安装了微处理器,可以记录下车辆的确切位置,以及移动路线;而利用复杂的激光技术。则可以记录下武器在何时向何处开火,以及命中与否。同时,在培训 中心的所有关键位置上,都装有摄影机,可以记录下军队的移动。这些录像原原本本地记录下了当时的实况,为AAR提供了活生生的、无可争辩的证词。正如一个 军官描述的那样:‘‘如果1幅图片抵得上1 000句话,那么,1盘录像带肯定抵得上100万句话。”另外,他们还用录音磁带记录下各单位内部以及不同单位之间的通话时间和内容。

       总之,使用这些工具和方式,可以保证相当精确地重现当时的事实。因此,在国家培训中心演习过程中的AAR中,士兵们在回答问题时几乎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在 实际作战中如何呢?非常不幸的是,由于缺乏足够的观察员/控制者以及记录技术,他们会面临很多困难。有时候,CALL小组成员和战地摄影记者会到达现场, 为AAR提供客观数据。但在大多数场合下,准确地重现事实需要汇集多方面的观点,并遵从“大多数原则”。接下来,马上开始回顾和保证广泛的参与,对于取得 成功是至关重要的。为了让记忆的损失减少到最小程度,事件一结束,AAR就必须马上开始,最好在当天进行。同时,应该尽可能地包括所有的关键参与者、中立 的第三方观察员,以及全体工作人员和支持单位成员,甚至是更高级别的指挥官。参加者应该就一些解决争议或分歧的机制取得共识,并确保不因出现分歧而停止讨论。

       一旦事实确定下来,就可以开始进行诊断了。在很多单位,许多小组从这个阶段开始回顾,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忽略前两个步骤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既定目标(问 题1)和实际业绩(问题2)两个方面取得一致,对于避免陷入无休止的争吵非常必要。美国军队坚持要求每个AAR都要花1/4的时间,来讨论这两个问题,这 是非常关键的措施。当然,这绝不只适用于军队。通过花些时间去澄清目标,设定明确的标准(如预期的顾客满意度水平,项目完成的重要里程碑,新产品的渗透率 等),公司同样能够获得这样的好处。通过明确这两个步骤,而不是急于进行诊断,极大地提高了确保讨论更加踏实而富有成效的机会。

       通过第3个问题,启动了对因果关系的分析过程。本阶段的目标是找出导致成败的潜在原因。一支坦克部队预计在某个时点到达一个关键的检查站,但是却迟到了20分钟——是什么导致他们迟到?一个侦察兵被派出去检查北面的某个位置,但最后却向东偏离了5英里 ——他为什么会迷失方向?一个指挥官计划和另外两个炮兵营协同作战,但他却没有与他们联络上——是什么导致沟通中断?要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参与AAR的人 员具备解决问题的技能,和愿意承担责任的心态。团队必须针对几个可能的解释进行‘‘头脑风暴”思考,从有限或彼此矛盾的信息中搜寻线索,发掘答案。为此, 他们必须做到绝对诚实,敢于面对自己的缺陷,勇于承认错误,而不是推脱责任,在错误或缺点面前装聋作哑。对指挥官而言,这一点尤为重要。正如一个指挥官所观察的:“如果你不愿意倾听批评,你可能不应该做一个AAR”。

       有时候,分析很简单,因为原因和后果都比较容易把握。例如,对个人和集体而言,没有把握机会或走错了路,都是显而易见的。在海地,一个负责把士兵运送到海滩去的军士晚回来了好几个小时,因为他的卡车陷到了沙子里。随后进行了简短的AAR,并切中了要害:他没有捆扎防滑链。第一个进入太子港(海地首都)的单 位惊异地发现,运送婴儿是他们的一项重要任务。他们迅速写了一个AAR,以保证所有的医生能够受到基本的产科培训。

       在其他场合下,AAR面临的挑战可能更为复杂,需要建立一个循序渐进、逐步求精的过程,通过采取一系列的AAR来追踪问题,从而发现潜在原因,并提出可能 的解决方案。在海地,那些负责解除叛乱部落武装的单位很难奏效。他们的第一个AAR审查了当前的流程,并讨论了应该如何去克服抵抗。士兵们注意到,在那个 地区没有狗,当地人对军警所用的德国牧羊犬非常恐惧。他们建议,也许应该更多地使用狗。在下一个城镇,他们把狗放在前面,对方很快放下了武器。不久以后,在另一个AAR中,士兵注意到,在他们肃清整个城镇时没有碰到妇女。如果他们中间有一个女兵的话,也许会在缴械过程中收到一定成效。在下一个村庄,一个单位任命了一位女指挥官作为领导,并公开展示了她的权威。结果,在解除非法武装方面进展更加顺利。最后,在另外一个AAR中,士兵们注意到,当他们在街上遭遇武装分子时,抵抗会非常明显;但当他们逐户搜查时,则较容易解除武装。于是,他们改变了作业方式,逐门逐户地搜寻,结果找到更多的枪械。

       最后这个例子表明,在AAR的最后一步——决定下次做什么——常常是和诊断不可分隔的。一旦能够很好地 理解问题是什么,参加者自然会提出很多解决方法。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参与者必须关注自己能控制的事情,而不是关注超出自己控制范围的外部力量,否则,这个过程可能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这个阶段的另外一个目标是:找出团队表现良好、需要保持下去的领域。令人惊奇的是,它们也难以识别。即使符合既定标准,由于 变量较多,通常也没有多少明显的线索,可以确定好成绩的原因。反而是失败更容易诊断。然而,如果想让成功“复现”,必须清晰地界定潜在原因。

        对于第一个在海地行动的美军军事单位来说,他们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找出需要保持的活动。因为士兵们面临许多不熟悉的挑战,例如维持和平、运送食品、监视选举,甚至是收集垃圾,因此,他们需要对所有任务进行回顾,并为后来的单位开发出一套标准的操作程序。 AAR就是他们的主要工具。正如一个参加者回忆到:“我们对每一件事都进行事后回顾。’’班组每天要事后回顾,以口头或者其他非正式的形式;大部队在每次关键任务之后也要进行事后回顾,并用正式的报告来提交结果;排领导每周进行事后回顾,并将他们的发现提交给指挥官。供进一步的提炼和回顾。迅速的反馈推动 了迅速的执行,明显提高了学习速度。

       一开始,士兵们发现有很多领域需要加以改进,只要让自己比前人做得更好就可以了。但随着经验的积累,问题越来越少,人们的注意力也转向了如何保持成功。最终,各单位都形成了一系列“烹饪指南”,即将自己的最佳实践记录下来,写成书面报告,并将它们提交以供回顾。很多最佳实践被写入了军队纪律,同时被CALL和国家培训中心用来为后续单位即将开始的新任务做准备。

       总体来讲,这些例子表明AAR是一个有力的、迷人的工具。它有很多好处。不仅简单易用,而且效果颇佳。4个问题为人们提供了简明的指导,适合于任何一个环 境。与其他的观察和系统解决问题方法相比,这个流程不需要使用者具备很多技能。即便如此,成功也不是唾手可得.必须具备很多条件。

 

   更多>>  
   更多>>  

 
桂桂ICP备12002126号 广西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中国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民族大道146号三祺广场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811901